我们都相信金钱的激励和惩罚效果。工作出色就发奖金,做得不好就扣钱,这是公司为了激励员工,最常用的经济手段。但是人追求经济收益的动机,其实只是人改变行为的一种动力。有本书叫《魔鬼经济学》说,还有另外两种影响人们行为的动机,一个是社会动机,另一个是道德动机,在改变人的行为上,这两种动机有时候比经济动机更管用。

我们现在分别说明一下这三种动机。比如说为了禁烟,每包烟要多交3美元的税,这是利用经济动机来刺激人们减少吸烟行为。而在公共场所贴“禁止吸烟”的标志,这是提醒人维持社会秩序,通过这种社会动机来减少吸烟。还有一种宣传方式说,恐怖分子靠贩卖香烟筹集资金搞恐怖活动,这就是利用人追求高尚的道德动机,让人们主动放弃吸烟。你看,刺激人做出某个行为的,可不仅仅只有经济动机,还有其他方法。

有些时候,社会动机、道德动机在约束人的行为上,比经济动机更有效果。比如在美国有些地方,抓住招妓的嫖客,惩罚手段不是罚款,而是把嫖客的照片公布到一个网站上,这杀伤力可比罚他500美元大多了,这就是利用了人的道德动机。再比如说,以色列有一项实验研究发现,如果人们献血之后得到的不是一句赞扬,而是一小笔补贴的话,献血的人数反而降低了。因为补贴把本来是挺高尚的一件事变的不高尚了,显得人们献血是为了得到补贴似的。所以说,不要只迷信经济动机,有时候道德动机来的更有效。

不过呢,不论出于什么动机,只要有输赢,就有人会作弊。

比如说,在美国实行了“高标准”检验学校之后,就刺激了老师们作弊。所谓的高标准,就是教育部不仅要考察学生,还要考察学校和老师。如果学校整体成绩太低的话,就有可能面临被关闭整顿的危险,老师也会被解雇。有了这样的压力,老师们自然也有了协助学生作弊的动机。那怎么才能发现老师作弊呢?靠数据,有一个方法是这样的,把某个老师一整班的学生成绩都调出来,经过三年的成绩对比,发现5年级这个班的平均成绩是3.0分,六年级一下子提升到了6.5分,到了七年级,又跌落到5.1分,这个数据就有问题了。你想,如果学生是真的学习进步的话,那七年级最起码应该是持平呀,怎么会掉那么多呢?因为六年级正是升学的关口,对老师的职业生涯来说很重要,所以协助学生作弊的可能性就会很大。

再说个日本相扑的例子,相扑这项运动是日本的国技,有着很重要的地位。相扑内部也是等级鲜明,高级别的相扑运动员收入高,社会地位也高,晋级是相扑运动员们都朝思暮想的事。那怎么才能晋级呢?规则是这样的,在日本每年都会有15场相扑比赛,如果赢8场以上,就可以晋级;如果是8场以下,就会被淘汰。所以对于7胜7负的人来说,第8场比赛就特别关键。但是对于已经赢了8场的运动员来说,就无所谓了,赢不赢都能晋级嘛。所以对于那些7胜7负的运动员来说,就有强烈的作弊动机。那怎么发现运动员作弊呢?还得靠数据。根据专业人士的预测,7胜7负的人对战8胜6负的人,赢的概率应该是48%。但实际结果呢?7胜7负的运动员胜利比率接近80%。这两个数据就差太远了,所以就可以推测他们在作弊。

总结一下,人的行为动机分为三种:经济动机、社会动机和道德动机。不管什么动机,有输赢就有作弊的动机,抓作弊的一个好办法就是通过数据的对比。

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-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| 责编:夏丽